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金城医药200吨尼古丁项目迷雾:“利好”之下高

作者:沙龙电游 发布日期:2020-11-30 17:22



  原标题:金城医药200吨尼古丁项目迷雾:“利好”之下高管套现1.9亿,股价腰斩

  回望股价从5月中旬开始的那一波翻倍上涨行情,以及在7月23日盘中创出的近5年高点43.87元/股,再看看如今惨遭“腰斩”的股价,的1.7万名股东或许会有“恍如隔世”的错觉。

  务的消息,一举把长期在市场中默默无闻的金城医药推在了聚光灯之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按照市场传言金城医药的尼古丁200吨/年产能,对应的产值或达60亿元,这将是机构对公司今年营收金额预测值的2倍!随后,有关金城医药要涉足尼古丁项目的信息,在当地政府网站、深交所互动易、网络论坛上持续发酵,一时间市场上也出现了诸多看好金城医药分析报告,诸如“隐形冠军”“全球潜在尼古丁龙头”“再造一个金城”等说法更是让资本市场对金城医药的业绩充满了极大想象空间。由于市场看好,金城医药的股价在两个月时间也实现翻倍,不过同期包括公司实控人在内7名

  合计套现逾1.9亿元。自此以后,金城医药的股价开启单边下跌势头,随后前三季度净利润亦是同比下滑50%以上,股价自7月高点以来最大跌幅已经达到了50%!虽然股价出现如此大幅的波动,但关于前期引爆股价大涨的尼古丁项目,金城医药至今也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正式

  。当初冲着尼古丁项目买入金城医药的各路投资者,只能无奈地接受股价被腰斩的命运。

  在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政府的官方网站上的“政务公开”栏目中,淄川区工业和信息化局于4月29日发布了一条题为《品牌赋能工业

  再飞跃》的主动公开信息。该文末尾显示:“金城医药2350t/a医药系列中间体项目以技改手段优化企业产品体系,延伸出尼古丁、头孢他啶系列中间体、呋喃铵盐等疗效效果显著、毒副作用低、性能更加稳定的新产品,以高技术、高质量、高标准勇立医药品牌潮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5月开始,金城医药涉足尼古丁业务的相关信息也在网络论坛、股吧,甚至是

  纪要中广泛传播。6月5日,在淄博市政府政务公开网站上,淄博市行政审批服务局发布了题为《服务无小事,用心才是真》的主动公开信息,更是让市场对金城医药的尼古丁项目深信不疑。文中称:“

  ,却引起了市政务服务中心应急窗口工作人员的注意。经了解,该项目是年产200吨烟碱(尼古丁)项目,国内同类项目少,市场前景非常可观,但因涉及新工艺,需要到省应急厅进行国内首次使用化工工艺安全可靠性论证。为此,工作人员先后两次帮助企业与省应急厅协调对接,详细了解首次工作安全论证要求,帮助企业开展新工艺小试、中试、编制安全论证报告等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该项目终于在5月底一次性通过省厅组织的视频审查,成为今年全市唯一一个通过国内首次使用化工工艺安全可靠性论证的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美国精细化学品生产商NextGenerationLabs的官网上获悉,公司销售的化学合成尼古丁报价为4500美元/千克,一吨的

  即为450万美元。按照目前的汇率来计算,一吨化学合成尼古丁的价格约为2963万元人民币。按照金城医药每年200吨尼古丁的产能来看,该项目每年将为公司带来近6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

  这无疑给2019年全年营业总收入不到30亿元的金城医药带来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一时间,市场上也出现了诸多关于金城医药的分析报告,诸如“隐形冠军”“全球潜在尼古丁龙头”“再造一个金城”等说法沸沸扬扬。

  而同期金城医药的利好还不限于此,公司随即在6月推出了第三次3000万~4500万元的

  计划。一时间金城医药被各路资金和热钱追捧,从5月14的盘中最低价19.12元/股一路上涨至7月23日的盘中最高价43.87元/股,期间最高涨幅达到129%,远远超过同期大盘指数和医药行业指数的涨幅。

  不过在另一方面,金城医药在互动易平台上倒是多次回答投资者关于该项目的提问,例如“该项目正在有序推进中”“投产时间尚待根据项目建设进度情况确定”“(项目)工艺已经过相关评审,目前正在进行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互动易平台外,金城医药董秘朱晓刚还在“山东辖区上市公司2020年度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明确回答称:“烟碱(尼古丁)项目的样品已得到核心客户的确认”,并确认悦刻等知名电子烟厂商已和公司洽谈尼古丁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5月中旬至7月下旬,金城医药股价演绎翻倍行情,同时公司包括实控人在内的7名高管却

  2020年5月27日~5月29日,金城医药总经理、副董事长张学波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120万股,减持比例0.3087%,套现约2860万元,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1.343%。

  2020年5月27日~5月29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董秘朱晓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10.8万股,套现约256万元,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0.0834%。

  2020年6月9日及6月19日,公司大股东金城实业及一致行动人赵鸿富通过

  的方式合计减持5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048%。据记者计算,此次减持总共套现约1.48亿元。2020年6月19日,公司董事郑庚修减持40万股,套现约1100万元。

  2020年7月16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杨修亮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2万股,套现约81.3万元。同日,金城医药财务总监孙瑞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2.28万股,套现约94万元。同日,金城医药副总经理崔希礼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2万股,套现约8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金城医药证券办人士,对方表示:“公司高管这些年一直没有减持,今年几个高管减持的股份都不一样。例如,总经理张学波的儿子一直要在上海买房,已经好几年了,一直没有钱。这正好,公司股价涨上去了一点,上海那边也在催着交钱。而且张总有

  ,每年要交利息的,所以没有办法(必须减持)。其他几个高管可能确实有资金需求,而且减得都不多,(他们)也是认为公司的股价没有问题,还能往上走走。”同时,该证券办人士还表示:“实控人(指赵鸿富)有质押,他的质押比例是一直在降低的,减持后的钱全部用来解除质押了。”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述股价翻倍、同期高管“精准”减持期间,金城医药还推出了第三次回购方案。6月19日,金城医药公告称,公司拟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采用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3000万元~4500万元,自公司

  审议通过回购股份方案之日起6个月内,以不超过人民币35元/股回购公司股份。

  对于上述举动,金城医药上述证券办人士表示:“公司虽然推出第三次回购方案金额在3000万~4500万元,但公司每天的成交量基本都在1亿元以上。另外,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公司的回购期间,跟高管的减持期间完全是错开的,不会重合。”

  就金城医药至今未公告解释或澄清尼古丁项目,且数位高管在此期间陆续高位减持,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许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层面应该给出明确的解释,披露项目的具体进展和是否存在,否则可能会涉嫌误导性陈述,甚至结合高管减持来看,不排除有操纵股价的嫌疑。

  ”对于金城医药在高管减持期间还推出第三次回购方案,许峰对记者补充称;“这些组合动作,很可能都是配合高管减持的,但这需要监管层去调查核实,外部也仅仅能提出一些怀疑。这存在利用上市公司资金维护股价、掩护高管及重要

  ”他指出,如果5月份关于金城医药尼古丁项目的传闻是真的,那么这是公司没有合规披露;但如果是公司故意发布虚假信息、影响股价,并且有主观故意的话,那么就构成了操纵市场。王智斌对记者补充称,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金城医药涉嫌违反第三十条,即“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从今年最新的三季报看,金城医药前三季度营收19.37亿元,同比下滑1.4%;归母净利润2.077亿元,同比下滑52.25%,而期间尼古丁项目仍然未得到公司的正式公告。在多重利空消息影响下,金城医药自7月23日43.87元/股高点开启了单边下跌势头,当前股价已经跌至22元/股附近,近4个月时间股价已经被“腰斩”。

  事情的线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该尼古丁项目的实施方、金城医药全资子公司——金城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金城化工”),试图为广大投资者揭开该尼古丁项目的神秘面纱。

  11月8日周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在一位金城化工副总经理的带领下进入厂区,随后公司证券办人士专程赶来接见记者。

  在近一小时的交流中,该证券办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的尼古丁项目是在推进当中,目前该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已经在公司官方网站上公示。此外,公司已经在金城化工厂区南边拿到新的地块,等土地审批程序完成后,预计本月中旬便可以动工开建。

  该人士还向记者补充称,公司的尼古丁项目并非从烟草里提取尼古丁,而是运用化学合成方法生产,纯度可以达到99.6%,公司计划将化学合成尼古丁用于电子烟和医药两个领域。随后,记者在金城医药的官网上找到了一份长达467页的《山东金城医药化工有限公司2350t/a医药系列中间体项目(一期)环境影响报告书》(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发布日期为11月3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金城医药投资者身份致电该项目的环评单位——山东海美侬项目咨询有限公司。环评单位人士向记者表示,该征求意见稿公示满了5个工作日后,便会送审到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审批通过便会在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官网上公示。该人士向记者透露,金城医药这个“2350t/a医药系列中间体项目”的所有子项目都要进行评审,并且当局会召开专家评审会,如果有问题便需进行整改,评审完成后,环评单位会根据专家意见来进行修改。

  之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又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金城医药,公司证券办人士表示:“对于这个医药系列中间体项目,大家比较关心的是烟碱。烟碱属于剧毒物,

  ”“目前来说,(公司合成的)尼古丁既可以用于电子烟,也可以用于医药,但这两个领域对(尼古丁)纯度的要求不一样。一般用于电子烟的尼古丁,纯度要达到99.5%,目前我们的(尼古丁样品)足以(满足要求)。我们的尼古丁是化学合成,做出来之后能达到99.6%的纯度,所以对于电子烟来说绰绰有余,这一点下游的客户也验证过,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现在市场上电子烟的需求非常大,供小于求。所以等尼古丁产品推出后,我们第一步是

  电子烟,这会带来销售收入。另一方面,尼古丁也可以用作医药用,但医用尼古丁的价格相对更高,同时对纯度的要求也要更高,需要达到99.9%。我们现在的工艺提取出来的尼古丁距离这个纯度标准差距也不大。公司将先满足电子烟的需求,同时提高技术工艺,再慢慢打入医药领域。尼古丁项目等安评、环评通过后,马上进入土建程序,预计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投产,公司会抓紧提升速度。” 该人士向记者补充道。

  发现,金城医药的尼古丁项目即使存在,按照最快的进展也要到明年底才能投产,而尼古丁属于剧毒物,当前环评是否能够通过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诚然,由于该产品具有较高准入门槛,且终端产品售价高,项目一旦投产,想必对会成为金城医药基本面的重大看点,而这也是前期金城医药股价被爆炒的核心逻辑。

  但是对于一个明年底投产,且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项目,前期金城医药为什么要任由传闻满天飞呢?为什么不在公告里面正式披露以及提示风险呢?股价爆炒短期翻倍后,包括实控人在内的核心高管密集减持,不由得让人怀疑金城医药上述行为是在借传闻刺激股价,掩护众高管集体出逃。而对于不明真相的投资者来说,当初因看好尼古丁项目买入金城医药,目前却不得不面对股价被腰斩的结果。由于公司不透明的信息披露,中小股东的损失又该谁来承担呢?

  2020年4月,备受市场期待的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方案出炉,中国资本市场深刻变革的征程再次迎来关键节点。注册制的核心在于信息披露公开透明,在注册制即将全市场推广的背景下,提高信披质量成为监管层常抓不懈的重要工作之一。因此提高信披质量,既需要从信披规则完善入手,也需要加大对规则执行的监督,并及时对信披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强化上市公司董监高等关键核心人员信披意识。

沙龙电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