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美国小哥冒死拍摄皮草制作过程看完让人毛骨悚

作者:沙龙电游 发布日期:2020-10-16 21:20



  如果你对皮草行业内幕有一丝一毫的了解,很可能会对Gucci的决定加以赞赏。虽然放弃皮草,意味着放弃奢华皮草制品的利润与市场,可它换来的,将会是一个个免遭残害的生灵。

  事实上,Gucci并非弃用皮草的首个国际大牌,前些年意大利时尚集团Armani也宣布,从2016秋冬系列开始,停用所有动物皮毛。

  想当年,一件Fendi紫貂毛大衣就可以卖出1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792万)的天价,代表着精致与奢华的皮草,也一直是某些富裕阶层的心头好,是知名品牌不遗余力追求的对象。

  可到底是什么,能让国际大牌心甘情愿地加入弃用皮草的队伍,将巨额利润拱手相让?也许这部名为《亿万富豪衣柜里的秘密》的BBC纪录片,能在一定程度上告诉你真相。

  主导纪录片拍摄的,是BBC记者雷吉·耶茨。他从很久以前就观察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虽说在传统的观念中,只有那些有钱有闲的人士才穿得起优质华美的皮草,可随着时代的变化,普通人似乎也加入了崇拜皮草的大军。

  走在伦敦街头,随处可见皮草大衣及带有皮草元素的制品。当雷吉随意和街边一个年轻姑娘聊起皮草,她的反应十分自然:“我不反对买皮草,它很好看,而且名流明星都喜欢穿。”

  这个女孩的答案似乎代表了大部分人对皮草的理解——好看,并且是由有钱人引领的潮流。

  而且,随着皮草生产规模扩大及成本的降低,一件最普通的皮草大衣,常人亦负担得起。

  可我们却不会细想,当皮草成为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堂前燕”,它的源头究竟是怎样的景象?

  为了探寻这个答案,雷吉追根溯源,拜访了俄罗斯一个中等规模的皮草动物养殖场,这里有皮草从业者所疯狂迷恋的俄罗斯紫貂、水貂、北极狐和猞猁,它们的皮毛,是制衣的佳品。

  只是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大量的动物被关在一个狭窄逼仄的笼子里,这对于天性好动的野生动物来说,无疑是一种变相的“牢狱之灾”。

  猞猁一遍又一遍地从笼子的这头走到那头,循环往复,周而复始,脚下踏着自己的排泄物。

  就连外表乖巧可爱、性情相对温顺的俄罗斯紫貂,也在笼子中显示出狂躁的症状——它们不停地蹦跶、翻筋斗,好像急欲从这里逃走。

  当雷吉询问农场主动物们如此表现的原因时,农场主却表示,笼子对于动物来说是足够大的,也方便它们活动,“它们在里面很舒适”。

  如果说农场的状况已经让雷吉感到不安,那么他接下来所见到的,则带来了更深的震撼。

  他参与了西伯利亚猎人的捕猎行动,目睹被活活冻死的紫貂从捕兽器中取下。经验丰富的猎人一眼就能看出皮毛的等级,并估算出价值。

  回到室内,猎人迅速用熟稔的手法剥取了紫貂的皮毛,随后将无皮的瘦弱尸体随手丢弃。

  虽然雷吉理解西伯利亚猎人捕猎谋生的需求,也并不是要对这门“手艺”不敬。但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为了满足人类对时尚与美的追求而落得如此下场,他有种说不出来的伤心。

  而在大洋彼岸的澳大利亚鳄鱼养殖场,上千只幼年鳄鱼挤在一个肮脏水潭里。它们有着“简单粗暴”的来源——野外的雌性鳄鱼产卵后,农场主往往会趁其不备,将鳄鱼蛋悉数端走。

  这个方法无疑是高效的,免去了鳄鱼人工繁殖的风险与成本,而那些拿回来孵化的鳄鱼蛋只需长到4岁就可以满足制作皮包的需要。正常情况下,一只手提包会用到两条鳄鱼的肚皮。

  除了鳄鱼皮是皮革原料中的精品,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蛇皮也十分珍贵。雷吉跟着当地猎人去森林里抓蛇,又见证了猎人杀蛇取皮的全程。

  不管蛇有没有死透,猎人立马就往蛇嘴中灌水,好让蛇身尽量撑开,这样蛇皮才更好剥。

  从俄罗斯到澳大利亚再到印尼,无论是被囚禁于一隅,还是被残杀取皮,皮草产业链背后动物的遭遇给雷吉留下了久久无法散去的阴影。

  所以,当他再度看见那些象征着皮草产业巅峰的精品——10张貂皮做成的名贵大衣、采用9种兽皮制作而成的运动鞋,他真的笑不出来。

  雷吉说,他进行此项调查的本意,是为了探索皮草究竟从何而来,揭开皮草产业最重要的一环,却没想到这背后的景象竟如此触目惊心。

  拍完纪录片后,雷吉作出了一个决定:再也不会购买或使用皮草制品。他也建议每个迷恋皮草的人仔细想想它的来源以及购买它的目的。

  这究竟是为了实质上的使用,还是仅仅为了炫耀和满足虚荣心?而为了这一份虚无缥缈的美丽,真的值得万物生灵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

  纪录片《亿万富豪衣柜里的秘密》的场景令人心惊,可在BBC镜头没有扫到的地方,人类为一己私欲对动物实施的暴行,仍在延续。

  去年8月,英国《每日邮报》就曝光了东欧某狐狸皮农场的惨况,那里的动物所承受的一切跟纪录片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图中这个满身褶皱、模样诡异的东西,正是原本瘦弱灵巧的狐狸。据《每日邮报》报道,为了追求大张的狐狸皮草,农场主不惜以高脂食物进行喂养,这才将平均体重三四公斤的狐狸,变成了现如今将近二十公斤的“怪物”。

  超额的体重让狐狸根本无法在笼中灵巧地活动,只能像蠕虫一样缓慢地挪动着身体。

  更糟糕的是,长期处于此种状态下的狐狸变得异常暴躁,它们不仅会自残,还会攻击同类,甚至连自己刚生下来的孩子都不会放过。

  它们长期蜷缩笼中不见阳光,不少狐狸失去了眼球,面部溃烂。《每日邮报》就拍下了一只失去双眼的狐狸,血红的窟窿显得十分诡异。

  而在中国河北最大的皮草市场,光天化日下的虐杀则更加触目惊心。根据国际皮毛协会的数据,全球约有70%-80%的皮草在中国生产加工,中国早已发展成全球最大的毛皮动物养殖国、皮草加工国以及皮草消费市场,可大部分的“原料”,却在这里承受着极为痛苦的死法。

  惊恐无比的狐狸和浣熊意识到死亡即将来临,竭尽全力抓住笼子边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有些不耐烦的剥皮者会在动物尚未完全死绝时动手。而被活剥的它们在感觉到疼痛后,本能地伸出爪子想要反抗,却又无力地缩了回去。

  在视频中,一只刚刚被活剥的浣熊,还挣扎着抬起头,想要回看自己的躯体。但由于场面实在过于血腥,如果你承受得住,可以自己看。

  这些被用于皮草制作的动物,在春天出生,于冬天死去,一生短暂到尚未领略自然的美好与奔跑的快乐,就变成了衣橱里的一件大衣。

  接连的媒体曝光让我们有理由相信,BBC纪录片揭开的不过是皮草内幕的冰山一角。在“农场动物权利”日益成为口号的今天,这些为皮草行业而牺牲的生灵,却承受着实实在在的“虐杀”,连基本的“人道待遇”都得不到。

  自从Armani和Gucci宣布全面退出皮草行业之后,拍手称快者有之,冷嘲热讽者亦有。

  这个决定也许就和皮草行业本身一样充满着争议。当动物保护者声嘶力竭地呐喊着“零皮草”,异议者则认为这是一种道德绑架。

  美国华盛顿,“善待动物”组织成员穿着长大衣蜷缩在铁笼子里进行反皮草示威(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2012年7月11日,美国费城,PETA组织成员举行笼中示威,抗议使用动物皮毛(图片来源于东方IC)

  支持皮草的人,常常将知名时尚设计师、被奉为“时装界凯撒大帝”的卡尔·拉格斐所说的一句话作为论据:“在一个吃肉、穿皮鞋皮衣,甚至用皮包的世界,关于皮草的讨论显得幼稚。”

  希望实现“零皮草”目标的人,最常被诘问也是——你自己不吃肉吗?吃肉就不残忍吗?即便你不吃肉,吃水果蔬菜不也是在杀害生命吗?

  时装设计师有他们的工作,动物保护主义者有权主张自己的观点,而消费者也有权利做出选择。在这个话题上,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权利。

  但我们每个人,也有权利知道皮草行业背后的血腥与残酷,知道动物正在遭遇的一切,而不是在获得一件新衣服时丝毫不考虑其来源,只让对时尚与美丽的虚幻追求肆意地蒙蔽双眼。

  作者:克里斯,精英说90后小编,香港传媒小硕,一个脱离高级趣味涉猎广泛的嗷星人。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沙龙电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