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最低每片15分钱!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再次探底

作者:沙龙电游 发布日期:2020-09-08 09:01



  2020年8月20日上午,200家药企聚集在上海市龙柏饭店的云廷会场,这里的户外棚房平日用作举办浪漫的草坪婚礼,今天则是一场生死之搏——第三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竞价开标。

  竞争最激烈的品种当属降糖“神药”二甲双胍,两个剂型采购规模近20亿元。其中,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共有29家企业有竞标资格;另一剂型二甲双胍缓释控释剂型,符合要求的企业也有17家。

  然而,每个剂型最多只能8家企业中标,竞价果然惨烈。根据业内流出版本,重庆科瑞制药报价0.25g二甲双胍片21*4p片/盒1.29元,约每片1.5分钱/片。截至记者发稿,上海阳光采购网尚未公布最终报价。

  “现在的价还可以做做,要再大幅降价,大家都没法做了”。在现场得知部分产品超低报价后,同行间交流着担心中标价太低。

  由国家医保局主导的全国药品集采,正是希望通过高采购量换取低采购价,在企业的竞价中摸清药品的真实价格。

  从三批集采看,企业的参与度很高。齐鲁制药有资格参与8款药品的竞价,并且全部竞价。齐鲁制药集团副总裁鲍海忠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带量采购的规模效应已经非常明显,我们在第二批药品集采中的一款产品,半年就已经完成一年约定的采购量。”

  此前集采的降药价效果明显,根据《2019年中国医药工业经济运行报告》(下称《报告》)数据,预计首批集采31个品种,相关药品费用全国可减少支出约250亿元。

  如果在前两次全国集采中,还有企业迟疑、观望甚至质疑。第三次招标意味着药品集采真正走向常态化,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企业已经坦然接受”。

  中午12时19分,工作人员宣读中标结果,原本“中场休息”的会场瞬间安静下来。摄影/《财经》记者凌馨

  药企递交报价的截止时间是8月20日上午10点。10点10分起,会场外原本或坐或站的人群就有点耐不住了,不少人走近空无一人的会场门前观望,只要从铁门里走出一个人,大家就微微激动起来,说着“出来了”。也有人开始接到公司的询问电话,“我们在这儿,没出还没喊到我们”,操着一口四川话的药企工作人员对电话那头说。

  投标现场附近设有12台信号屏蔽机避免消息外传,然而,各路人马都在打听对方报价以求尽早知道结果,现场的气氛变得微妙,互相寒暄而又彼此防备。

  有人收到电话得知自家企业中标,带着喜意调侃同事道,“你不会填错了吧?”旁边的同事吓了一跳,自我劝慰着,“不会错的吧,我都看着他填的,还查了小数点”。他们选了一个自己能接受的较低报价,但也不愿降价太多,“再低我又不甘心”。

  大部分企业都是如此,希望自己能够中标,但价格不必太低。一位参与此次竞标的仿制药企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今年刚刚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是我们重中之重的品种,经过复杂、缜密的调研才定价,而且预测同品种的原研药企降价空间应该有限。”

  也真有企业抱着赌一把的心理。例如首次参与国家药品集采的济川药业,此次竞标的品种是左乙拉西坦注射用浓溶液,5家企业竞标,有4家可中标。“济川药业报价的降幅相对较小,一方面是企业想采取稳妥的策略,考虑维持利润,另外一方面预计也有一些策略考虑,比如预期原研药企并不会大幅降价,但最终的情况有一些变化,原研药企业出手了。”一位医药证券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说

  “我们的产品万一没中标,也可以凭借剂型、市场优势,有退路,但要辛苦得多。”上述仿制药企员工告诉《财经》记者。

  在开标前鲍海忠表示,期待齐鲁申报的8类药品都能中标,但也不想”拉仇恨“,所有药品报价均预留了一定的利润空间。

  医保部门对此前中选的产品也进行了成本调查,企业和企业之间成本差异是很大的。鲍海忠介绍,齐鲁在国际上也算比较大的原料工厂,“原料药我们基本上是自供为主”。自身拥有原料药的企业的药品利润空间会更大。

  “你不应该说‘中了’,应该说,‘都中了?’”8月20日中午12点40分,中标企业名单公布后,“打酱油”的人们很快散去,留在会场的企业互相道喜。

  “集采中最大的赢家,应该就是此前在药品市场份额较小的‘光脚’企业,比如诚意药业、华海药业、普利制药等。”信达医药首席分析师杨松告诉《财经》记者。

  所谓”光脚企业”就是指此前市场份额较小,可以通过国家药品集采打开大范围的市场,业绩增幅明显的企业。

  根据集采规则,如果一个品种只有一家企业中选,那么就可以获得全国采购量的50%,中标企业越多,采购比例就越多。如果一个品种中标企业有4家及以上,他们将拿下约定采购量的80%。

  如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最多有8家企业中标,那么余下的21家,只能在剩余20%的市场空间中展开竞争。

  市场格局可能就此翻盘,根据公开数据,在2019年公立医院样本市场中,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的原研药企,百时美施贵宝BMS的原研药占据超85%的市场。然而根据业内统计信息,可能无缘此次中标。

  这一波动对跨国企业的影响也不小。毕竟中国是糖尿病患者大国,2019年国际糖尿病联合会数据预估,中国有1.16亿名成年人患有糖尿病,约占全球的1/4。

  生产二甲双胍的有13家仿制药企业,此前所占市场份额极小,此次最拼的是重庆科瑞,给出了每片1.5分钱的超低报价。

  除了二甲双胍,还有不少产品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价格。杨松介绍,左乙拉西坦注射液,圣华曦给出同组最低价28元/支,比最高限价降低了95%。同组第二低的价格就是85元,价差近3倍。

  药智网联合创始人李天泉对《财经》记者分析,药品集采常态化后,药企的心态更稳定,激进报价的相对更少了。

  有多个大品种对小企业敞开竞争的大门。根据信达医药统计,此次采购金额(采购量×最高限价)最高的三个品种是: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剂17亿元,替格瑞洛口服常释剂型13亿元,非那雄胺口服常释剂型12亿元。

  “现在资本市场还有人关注集采吗?”一位医药证券分析师直言,第三批采购虽然涉及的品种较多,但大品种较少,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没有前两次大。

  根据业内流传的报价,多家原研药企的报价直接超出最高限价,甚至高达1132%,显然放弃中标机会。

  这与此前跨国药企的业绩之忧不无关系。拜耳在今年1月第二批国家集采中,报出了每片阿卡波糖0.18元的低价,不过其销售额也大幅下滑。2020年半年报,拜耳糖尿病药物拜唐苹(通用名阿卡波糖)全球销售额下降了73.8%。

  反而是没有中标的辉瑞普强,凭借适当的降价和销售能力,上半年收入20.06亿美元,没能中标的品种立普妥、络活喜的销势强劲,推动二季度收入实现同比增长17%。

  不过,即使放弃中标,他们也前来参与。“由于采购规则是N-1家企业中标,因此有多少家企业参与,直接影响有多少企业中标。重在参与成为了一种行业默契,所以大部分跨国药企也会到场报价。”上述医药行业分析师说。

  与以往相比,更多的跨国药企采取了比较激进的报价策略。杨松说:“诺华、安斯泰来、优时比、卫材等都给出了相对低价,不过与国内仿制药企相比,部分产品进口药企的降幅可能还不够。”

  为了保证参与药品集采的企业遵守规则,国家医保局正在筹划建立信用评价体系,在8月19日发布了两份征求意见稿。《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征求意见稿)》和《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级的裁量基准(征求意见稿)》。

  未来,医用耗材、未过一致性评价的化学药品、中成药、生物药都将进入国家集采,现已在推进。

沙龙电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