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山西焦炭连续大幅提价 钢厂跟涨中小企业难支撑

作者:沙龙电游 发布日期:2020-09-01 02:59



  被称为国内及世界焦炭 “晴雨表”的山西焦炭价格,今年以来几乎是以让人仰慕的态势,划出了一条加速上行的曲线月,山西焦炭企业集体上调价格300元/吨,这也是山西焦炭继今年3月上调100元、4月上调200元、5月上调200元后,第四次大幅涨价。

  山西吕梁一位焦化厂老板对记者说,虽说焦炭价格节节攀升,可他每天最头疼的却是如何应付更加不断攀升的焦煤价格。

  进入2008年,山西以临汾、晋中等地为主的焦煤生产大户,多次向山西焦化企业提出焦煤涨价的要求。到5月份,焦煤价格平均每吨较年初上涨300元-390元,涨幅达40%-50%。以每1.4吨焦煤烧制1吨焦炭比例计,焦炭每吨成本上涨420元-540元。

  6月1日,山西焦煤集团上调焦、肥煤价格385元/吨,较5月再涨30%,调整后对外市场销售价格达到1730元/吨,而周边的中小矿焦煤销售价格已经突破了1800元/吨,最高报到2000元/吨。

  焦炭企业代表表示,各企业目前共同面临原料焦煤紧缺且质量差、价格高的严峻形势。

  这一方面是由于2007年洪洞矿难以来,山西临汾地区的乡镇及地方小煤矿全部处于停产状态,其中大部分是出产炼焦煤的矿井。同时,山西省还是奥运会期间污染治理重点省份,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控制中小煤窑的措施,致使炼焦煤资源紧张,多数焦企出现零库存状况。

  另一方面,下游旺盛的需求依然不减。2008年4月,全国焦炭产量为2961.75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327.03万吨,同比增长12.4%,较3月的2904.29万吨增长57.41万吨,小于2008年前期各月增长量。但全国生铁产量较去年同期均在增长,焦炭需求量仍然旺盛,资源偏紧。

  焦炭价格的持续上涨与国际因素的影响也难以分开,中日、日韩及日澳等前期国际煤炭谈判,价格涨幅均达到90%-130%。运费上涨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由于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价格落差,焦炭企业势必大幅调高价格,这也表明焦炭价格正在加速接轨国际市场。

  山西是我国最大的焦炭生产基地。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和专项清理整顿,山西省各地在淘汰土焦、改良焦等落后生产力的同时,规范大机焦的建设和生产,使焦化工业得到快速发展。目前,国内市场供应占全国省际焦炭调出量的70%-80%。出口焦炭占全国焦炭出口总量的70%-75%,占焦炭国际市场贸易量的40%-50%,是全省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该省焦炭集团的调查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山西焦炭产量为3073.86万吨,同比增加5.9%,其中仅5月份,焦炭产量就达829.35万吨,同比增加4.1%。去年全年,该省焦炭行业实现销售收入近1000亿元,稳居第三大支柱产业。

  然而,支柱产业的背后却隐藏着产能过剩的隐忧。目前的紧俏局面更多的不是因为产能不足,而是很多产能没有发挥。其原因主要是焦煤紧缺,焦炭厂经常买不到原材料,处于“等煤下炉”的状态,导致开工不足。

  因为一旦停产,焦炉就等于报废,一台焦炉的成本为亿元以上,稍大一些的焦炉需要三四亿元。因此,面对焦煤价格上涨,炼焦企业即使亏损也得坚持生产。事实上,焦炭的涨幅一直赶不上焦煤的涨幅。

  在庞大生产潜力的背后,有可能是行业性的亏损。山西焦化行业协会负责人多次表示:产量压不下去,价格就不可能真正提升上来,山西焦炭企业的效益也就不可能彻底好转。

  为此,2006年以来,山西焦炭行业性的限产已经多次。4月底,山西主要焦炭企业再次联合宣布,“五一”假期后焦炭价格集体上涨100元/吨,并且限产30%。以山西焦炭月产量660万吨计算,每月限产200万吨左右。

  与此同时,日益收紧的焦炭产业政策,更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焦炭行业技术含量低、门槛低,带来的严重环境污染和能源消耗问题,使焦炭行业成为山西省关停治理的重点行业。

  山西省经委负责人表示,山西焦炭产能庞大,产业素质偏低,已经造成了资源浪费、环境污染、恶性竞争、利益流失的被动局面。由于供求失衡,焦炭行业潜藏着巨大的投资风险和市场风险,如果不加以引导和调控,不开展必要的清理整顿,将会给山西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影响。按照山西省的部署,今年是焦化行业集中清理整顿的最后期限,将大力淘汰落后焦炭产能,进一步规范拟保留的焦化项目。

  焦炭行业的另一个困境则在于对钢铁工业的附属性,如今国际国内的大型钢铁企业越来越多地热衷于自建炼焦设施,这让山西独立焦炭企业的生存前景很不乐观。

  焦炭连续大幅提价,受冲击最大的就是下游钢铁企业。有钢厂人士表示,焦炭涨价是大趋势,并非哪家企业能够扛得住,因此当市场普涨的时候,钢厂还是会采取跟涨策略,加大采购力度来确保燃料的供应,同时通过提高钢材价格来缓解压力。更有一些钢铁企业焦炭库存仅能维持十天之用,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能接受上游的涨价要求。

  据悉,焦炭成本在炼钢企业中所占的比例为百分之十几。加上作为主要原材料的铁矿石价格大幅上升,虽然今年钢材价格也一路飙升,但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还是被严重挤压,许多钢企已经在限产。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刘振江强调,上游资源已经对下游产品形成价格“倒逼”之势。

  作为我国钢铁市场风向标的宝钢5月发出碳钢产品国内销售价格调整通知,其中,热轧、冷轧、热镀锌调高300元/吨,彩涂上调200元/吨,6月份线材、钢管等钢材产品国内期货价格也将提高。宝钢宣布涨价的次日,国内其他几大钢厂纷纷表态,将随后跟进。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原料的高位攀升带来资源向优势企业的集中。刘振江表示,“大型钢铁企业可以生产高端产品,并通过提高产品价格转移成本压力,但中小钢企资金力量薄弱,产品技术含量较低,提价的空间较为有限,将很难转嫁其成本,只能被动承担成本损失。”在原料价格飙升的背景下,一些中小型钢企已经难以支撑。钢铁业洗牌在即。

沙龙电游